<address id="fvz1z"></address>

              <th id="fvz1z"></th><dl id="fvz1z"><th id="fvz1z"><form id="fvz1z"></form></th></dl>

                  <rp id="fvz1z"></rp>
                微信
                關注官方微信
                手機版
                華夏小康網  >  娛樂 > 正文

                都過去14年了,06屆超女怎么還撕著呢?

                06屆超女前十強在《王牌對王牌》中重聚,讓人始料未及的是:重聚成了一場尷尬的鬧劇。

                尚雯婕作為嘉賓,在節目進行的過程中,主持人說節目組準備了一份“禮物”送給她,于是大幕拉開,從后臺緩緩走出來了四個06屆的超女選手:厲娜、唐笑、許飛、韓真真。

                都過去14年了,06屆超女怎么還撕著呢?

                她們都是06屆超女的十強選手。另外沒到場的譚維維、劉力揚等人,也都通過視頻的方式表達了自己對那段選秀時光的懷念。

                這應該是一個溫馨的懷舊現場,但是沒想到,節目現場及事態后續發展成了一場“塑料姐妹情”的大型打臉現場。

                最終節目經過了剪輯,看起來已經沒有那么激烈,但是根據許飛在社交平臺上自曝的內容,當時的情形,遠比節目呈現的樣子要尷尬得多。

                都過去14年了,06屆超女怎么還撕著呢?

                當四個老朋友從幕后走出來時,尚雯婕激動得蹲在地上哭作一團。

                這一幕在大家看來,是因為尚雯婕懷念起了青春歲月,所以感動落淚,但是在許飛看來,尚雯婕就是惺惺作態。

                她說:“臺下我們明明形同陌路,怎么一上臺我們感情就這么好了?”

                都過去14年了,06屆超女怎么還撕著呢?

                在這之后,許飛還說她們十強姐妹其實經常聚會,但尚雯婕卻從不參加,“你為什么要把我們弄丟呢?”

                對此,尚雯婕也很委屈:“你們也沒叫我啊!”

                許飛接下來更加生氣了,瞪著她說:“請你看著我的眼睛,重說一次。我們這些人里誰有你的微信?以及微博私信你,你從不回復。”

                都過去14年了,06屆超女怎么還撕著呢?

                之后,尚雯婕為了給彼此臺階下,回避了聚會的問題,比較誠懇地表明了自己的心意:“06年你們對于我來說意味著什么?你們是跟我一起,向著同一個目標進軍過的人。我們是共情過的一群人,而我永遠會記得那份共情,只不過我不太喜歡把這共情經常拿出來。”

                旁邊的唐笑也打圓場:“雯婕在比賽時就不太愛跟大家湊在一塊兒聊天什么的……我覺得現在的她跟比賽時其實是一樣的。”

                都過去14年了,06屆超女怎么還撕著呢?

                事情本來就到此為止了,節目組在后期剪輯時因為要突出煽情元素,所以把現場那些鋒利的話都剪掉了。

                可萬萬沒想到,耿直的許飛卻在節目播出的第二天發了一篇長文,直批尚雯婕虛偽、團隊操縱,故作姐妹情深。

                都過去14年了,06屆超女怎么還撕著呢?

                其實,06屆超女以前的聚會,尚雯婕確實很少出現。從大家發布的各種聚會動態來看,這一點也有跡可循。

                2018年底,劉力揚發了一條06屆超女姐妹聚首的動態,并配上了當天的聚會照。

                照片中,當年的前十強去了7個,還有兩個被邀請了卻沒去的,劉力揚特意點名艾特許飛和艾夢萌。擺明了是關系好,才這么做的。

                尚雯婕的名字,自始至終都沒有出現,擺明了是關系真的不到位。

                都過去14年了,06屆超女怎么還撕著呢?

                網友們在評論下面“炸了鍋”,紛紛指責劉力揚不邀請尚雯婕是一種孤立行為,是小家子氣、沒禮貌。

                輿論壓力下劉力揚很快在評論區解釋:不是不希望尚雯婕加入,只是大家都沒有尚雯婕的微信,而且大家都很努力地聯系到她了,但是就是沒邀請來。

                這個解釋也并沒有讓網友們信服。網友的心態是:大家畢竟都在一口鍋里頭撈飯吃,如果彼此想要取得聯系,應該并不是一件很困難的事。

                都過去14年了,06屆超女怎么還撕著呢?

                而且,早在2015年,譚維維就和尚雯婕在《我是歌手3》和《蒙面歌王》兩個節目中都有過溝通,之后更是有傳出兩人相約一起去看電影的新聞,完全不像是劉力揚說的“沒人跟她有聯系”的樣子。

                當然,經歷了2018年這次網友的聲討后,2019年年底這幫姐妹再度重聚時,盡管十強姐妹還是獨獨缺了尚雯婕,但劉力揚禮貌性地在微博上艾特了她。

                都過去14年了,06屆超女怎么還撕著呢?

                話又說回來,06屆超女的“塑料姐妹情”,還真是一部“奇書”。早在2006年參加選秀的時候,這幫姑娘之間的勾心斗角、排擠孤立,就成了當時大家津津樂道的談資。

                而這些微妙關系,始終圍繞著尚雯婕在全國總決賽上的黑馬表現,以及最終的“意外”奪冠。

                其實現在我們再回頭再看06年尚雯婕的奪冠,也會發現這多少都有些“意外”。

                都過去14年了,06屆超女怎么還撕著呢?

                很多人都知道,尚雯婕的奪冠之路簡直充滿了艱辛。

                她以廣州賽區的亞軍身份進入全國總決賽,但是,她在征戰廣州賽區之前,相繼在杭州賽區和成都賽區被淘汰。

                在成都賽區,尚雯婕止步十強;而在杭州賽區,她連海選都沒過。

                殺進全國總決賽的尚雯婕也歷盡坎坷。

                在20進10的比賽中,尚雯婕多次因為票數低被列為淘汰待定站上了PK臺。在10強搶位賽的最后階段,她還遭遇了沈陽唱區的“PK王”鞏賀,差一點就無緣十強。

                當年的尚雯婕,比現在胖很多,造型也土很多。

                參加杭州賽區海選時,她的造型是這樣的。

                都過去14年了,06屆超女怎么還撕著呢?

                參加成都賽區海選時,她的造型是這樣的。

                都過去14年了,06屆超女怎么還撕著呢?

                就連特別賞識尚雯婕的評委丁薇都承認,“尚雯婕不是一個一眼就能讓人記住的女孩。”

                再看看如今的她很難相信這是同一個人。尚雯婕通過自己的努力,“活脫脫的從丑小鴨打拼成了金鳳凰”。

                都過去14年了,06屆超女怎么還撕著呢?

                當年的尚雯婕可不像現在這樣具有“藝術家”氣質,當時她還是個連樂理都沒有學過的音樂小白,唱歌的時候評委質問她:這首歌原來后面有一個升key的地方,你為什么沒唱?

                她很坦誠地說:“老師說讓我轉升fa,但我不知道升fa在哪。”

                這樣一個既沒顏值、又沒音樂基礎,私底下還冷酷得誰都愛搭不理的尚雯婕,在所有人都毫無防備的情況下,進入10強后一路人氣飆升,“開掛”一樣地受到了幾乎所有評委的認可,短信票數也一步一步躍居第一。

                當時的十強選手對此或多或少都有些不平衡。在當時比賽中,劉力揚的情緒最明顯。

                都過去14年了,06屆超女怎么還撕著呢?

                在10進8的時候,許飛和尚雯婕上了PK臺,當時的規則是由其他參賽選手給她們投票,票數多者勝。這自然是拼人緣的時候了。和許飛來自同一賽區的厲娜,毫不猶豫地投給了許飛,并說她們是一個賽區過來的姐妹,這是“于公于私、于情于理”的選擇。

                都過去14年了,06屆超女怎么還撕著呢?

                都過去14年了,06屆超女怎么還撕著呢?

                和尚雯婕一同來自廣州賽區的劉力揚,她也把票投給了許飛,還說了一大段話嗆聲剛剛投票的厲娜的話:“‘于公于私、于情于理’,雖然話是這么說,但是全國總決賽我們不能把賽區分的這么清楚,這樣對別的選手不公平,即使我今天遭來無數的罵名,我還是要選擇(許飛)。”

                這段話在當時引起了網友們的激烈討論。劉力揚果然招來了無數罵名。在很多人看來,這表露出她跟尚雯婕、這個跟自己在廣州賽區一路并肩作戰的“姐妹”撕破了臉。

                都過去14年了,06屆超女怎么還撕著呢?

                更尷尬的事,發生在5進4的比賽中。

                當時尚雯婕已經取得了直接晉級5強的資格,而劉力揚卻仍要通過PK的方式,和艾夢萌、厲娜二人爭奪一個名額。

                就在汪涵即將宣布三人中誰會晉級時,劉力揚卻在這個緊張時刻突然打斷汪涵,說:“我準備了一個小才藝,希望可以展示一下,我要模仿一下雯婕唱歌!”

                于是,她自顧自地開始模仿尚雯婕的音色唱《征服》。

                都過去14年了,06屆超女怎么還撕著呢?

                當時那段模仿,著實尷尬了無數觀眾。在不少人看來,這無疑是在叫囂尚雯婕:你有什么了不起,你的唱法我也會!

                現場“火藥味一下子大得嗆人”。

                而到了總決賽最后一場,第一輪,尚雯婕PK劉力揚,五個評委全部把票投給了尚雯婕,劉力揚在旁邊這表情,也是實力演繹了什么叫“笑不出來”。

                都過去14年了,06屆超女怎么還撕著呢?

                當初的“塑料姐妹”不只是在節目里撕。

                06超女亞軍譚維維發專輯,同名主打歌《譚某某》的歌詞是這樣寫的:

                “兩千零六年夏天,我上了雜志封面,可惜是三人合影。我站在冠軍左邊,陪她嬉皮笑臉,她樣樣都不如我…”

                都過去14年了,06屆超女怎么還撕著呢?

                從某種程度上講,06年的尚雯婕,的確算是“樣樣都不如”譚維維,無論唱功、身材、長相、音樂素養。

                尚雯婕在那一年的獲勝,客觀來講,是尚雯婕背后代表的精英、白領階層的不斷支持和推動的結果,大家更看重的,或許是她一個復旦大學的高材生來到超女舞臺追夢的這份精神。

                也許,在譚維維這個經歷過青歌賽的專業歌手看來,這簡直就是投機行為。不過不管原因是什么,這首歌一發布,譚維維和尚雯婕之間不和的傳聞,算是徹底坐實了。

                都過去14年了,06屆超女怎么還撕著呢?

                超女結束后,這幫“姐妹”順理成章都簽約了天娛,但是不久,尚雯婕就跟天娛發生了不可調和的意見分歧,鬧出了解約風波。

                當時尚雯婕面臨幾百萬違約金,為了打官司雞飛狗跳、忙上忙下。

                而這時昔日的“姐妹”許飛,在接受采訪時冷嘲熱諷:“整天打官司的人的人,怎么有時間去做音樂!”

                都過去14年了,06屆超女怎么還撕著呢?

                之后的事情就更精彩了。

                許飛當年的“好姐妹”,也就是在PK賽中毫不猶豫投票給許飛的厲娜,私下也產生了解約的想法。

                厲娜本以為許飛是好朋友,就向許飛透露了自己的想法,不想許飛轉眼就向公司高層打小報告,直接導致了厲娜被雪藏。之后厲娜默默取關了許飛微博,“塑料姐妹”情誼就此破裂。

                都過去14年了,06屆超女怎么還撕著呢?

                都過去14年了,06屆超女怎么還撕著呢?

                其實《王牌對王牌》這個節目安排這一出戲,本意也只是一個販賣情懷的操作。只是節目組沒想到,這個情懷牌在這幫姑娘十年如一日的“互撕”下,演變成了一出鬧劇。

                當年這群選手,本也是明爭暗斗,感情很難說有多深厚,更何況14年過去,這些選手們都有各自的人生路要走。就像尚雯婕在節目中說的:“人生就各種變化,很多人可能真的過了這個站,慢慢地大家就沒有再聯絡了。”

                其實維系她們的情感紐帶,也正如尚雯婕所說,她們是曾經為著同一個目標奮斗過的人,她們在一起曾有過深刻的“共情”,而這種“共情”,才是她們彼此間珍貴的、能夠感人淚下的東西。

                都過去14年了,06屆超女怎么還撕著呢?

                這種“共情”,更應是一種惺惺相惜,而非“姐妹情誼”,這并不應成為相互間道德綁架的資本。從這個角度看,尚雯婕其實對彼此之間的關系很清醒,也很誠懇。因為她自始至終都只承認共情,而沒有說友情或是姐妹情。

                至于我們這些觀眾,看過了這場鬧劇也該明白,“情懷”放在心里緬懷即可,因為“情懷”背后的這些形形色色的人,或許比我們想象中要復雜很多。

                本月新聞排行

                最新圖文

                編輯:WL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