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fvz1z"></address>

              <th id="fvz1z"></th><dl id="fvz1z"><th id="fvz1z"><form id="fvz1z"></form></th></dl>

                  <rp id="fvz1z"></rp>
                微信
                關注官方微信
                手機版
                華夏小康網  >  娛樂 > 正文

                《革命者》故事細節經得起檢驗

                《革命者》故事細節經得起檢驗

                電影《革命者》正在熱映,目前票房突破了1億元。為了塑造一個真實可信的李大釗形象,主創們采用了“大事不虛,小事不拘”的創作原則,在大的歷史事件上,影片做到了高度還原,完全經得起歷史的檢驗,而在一些具體的細節上,主創們充分發揮藝術性的想象,在尊重人物性格和當時歷史環境的前提下,做了合理化的描摹。有觀眾表示,“在看《革命者》之前,自己對于李大釗先生的了解更多停留在歷史課本中,但是這部影片讓我看到了一個鮮活生動的李大釗,他仿佛就站在我的眼前,握緊拳頭,告訴我要勇敢,要堅強,中國的未來大有前途,我被深深打動了。”

                ■真實再現墓碑重見天日

                影片一開始,就是一個風雨交加的日子。1983年,在李大釗三個孩子的注目下,李大釗深埋地下的墓碑重見天日,墓碑上的字重新描紅,被大雨洗刷的紅色顏料從墓碑流下,為影片定了沉郁悲愴的基調。

                 

                “這是一段真實的歷史”,監制管虎這樣說道。

                1927年4月28日,李大釗慘遭反動軍閥殺害后,由于時局混亂,李大釗的靈柩在宣武門外妙光閣一放就是六年,直到1933年4月23日,才被安葬在了香山腳下的萬安公墓。

                《革命者》中重見天日的這塊墓碑,是當時北京地下黨組織和群眾冒著生命危險,在安葬李大釗時送來的。“這塊墓碑是由一輛騾車拉來的,車夫送到以后什么也沒說就走了。”李大釗的女兒李星華在《回憶我的父親李大釗》一文中這樣寫道。

                據李大釗生平事跡專題展文字資料顯示:這塊碑為艾葉青石質,高183厘米,寬46厘米,厚16厘米。碑首刻有一顆紅五角星,五角星中央刻有黑色的鐮刀斧頭。碑的正面豎刻“中華革命領袖李大釗同志之墓”幾個紅色大字,背面刻有碑文。

                李大釗家屬再三考慮,認為在白色恐怖籠罩的北平,將這塊墓碑樹立在李大釗的墓前,可能會殃及靈柩安全,最終決定暫時將此墓碑隨靈柩一同埋入墓地,待條件允許時,再重見天日。

                監制管虎表示,由于沒有留下當年的影像,一開始主創們希望拍攝紀錄片風格的片段,來記錄李大釗墓碑重見天日的那一刻,但后來覺得這樣做不合適,最終選擇了現在的方式,將整個過程用劇情片的風格拍攝下來。

                ■還原陳獨秀發傳單場景

                《革命者》中有一場陳獨秀站在新世界游藝場的五樓上向游客拋撒傳單的戲,這場戲在之前的很多影視作品都出現過。

                這場戲的真實歷史是:1919年6月11日晚8時,陳獨秀出現在當時北平南城的新世界游樂場。他身穿西服、頭戴白帽,西服兜內裝得很滿,手里提著一個方包,包內裝有印刷物品數百張。

                當晚,陳獨秀與胡適、高一涵等安徽同鄉相聚后,到了晚上10時,陳獨秀來到五層屋頂花園開始散發傳單,隨后被捕。

                導演徐展雄表示,《革命者》中的陳獨秀,不但穿著打扮上都是嚴格按照當年的文字記載來拍,就是影片中出現的哈哈鏡和臺球廳,都是“經過了嚴格的考證來拍的。”

                ■一比一復制“0001”號絞刑架

                《革命者》中的高潮戲是李大釗視死如歸走上絞刑架的過程,當年這具絞殺李大釗的絞刑架,如今安放在中國國家博物館的展覽大廳里,被命名為“0001”號。

                1950年,中國革命博物館籌建時,主要負責人之一的王冶秋,心心念念一定要找回它,最后果然找到了,被編為“0001號”。

                《革命者》劇組采用了1比1還原法,將這具絞刑架復制。導演徐展雄這樣解釋用意,“這架刑具,是李大釗犧牲的見證者,沒有這場犧牲,換不來我們以后的勝利,也沒有后來的新中國,我們現在享受的所有美好生活,都是用革命者們的犧牲換來的。”

                電影《革命者》中,李大釗在就義前被剃了光頭。徐展雄說,這應是影視作品中第一次真正還原了李大釗被行刑時的形象。李大釗存世的最后一張照片,由當時一名記者拍攝于行刑前,照片上的李大釗被剃光頭且未戴眼鏡。因此,《革命者》中就設計了剃頭、采訪和摘眼鏡等情節,跟歷史真實高度貼合。

                《革命者》劇組走進北京大學跟學子們交流時,《覺醒年代》的導演張永新也來觀看電影,他在映后表示,自己對影片中李大釗先生家的一架鋼琴印象深刻。這架鋼琴,很好地展現了李大釗性格的一個側面。

                此外,影片結尾處,革命者們齊聲高喊的入黨誓詞,是1927年10月由毛澤東親自撰寫的,這也是目前所見的中國共產黨最早的入黨誓詞。后來的入黨誓詞經歷了數次變化,但不變的是“永不叛黨”的忠誠和“為共產主義奮斗終身”的初心。

                ■詩意化想象讓人物更具浪漫情懷

                在“大事不虛”之外,《革命者》的主創們也盡情發揮藝術的想象,在一些細節和角色的設計上進行了合理大膽的推測,讓人物更加生動形象。導演徐展雄說,影片中的阿晨和慶子兩個角色,就是我們提煉出來的典型角色。“慶子是一個典型,我們想塑造一個在李大釗的引領下,從一個無知小孩成長為一名優秀共產黨員的普通人,通過他的視角,去看李大釗是怎么樣一個人。”

                李大釗完全可以讓慶子營救自己出去,但他拒絕了,“就史實層面來說,當時也有很多人試圖要營救李大釗,他是有機會的,但他選擇不走,選擇直面鮮血和死亡。沒有一場革命不是用鮮血換來的。在李大釗看來,如果鮮血能夠換來革命的勝利,他愿意去死,這是值得的。這正是李大釗的偉大之處。”

                報童阿晨是另一個合理想象塑造出來的角色,他們代表的是來自底層的勞苦大眾。

                片中還有詩意化的想象。有一場戲,李大釗扮成農夫,駕著一輛騾車把陳獨秀護送出京。兩人在漫天飛雪中一路哼著歌,充滿了詩意。在導演徐展雄看來,李大釗和那個時代的革命志士們,身上都有一份濃濃的浪漫主義情懷,憑著這股豪情和熱血,他們才會毫不猶豫地為革命付出自己的生命。 本報記者 王金躍

                關聯

                《革命者》金句頻出 引發年輕觀眾熱議

                《革命者》正在熱映,影片中的李大釗先生,用“我以我血薦軒轅”的革命豪情和渾身洋溢的青春氣息,讓無數年輕觀眾們淚目。“你們要相信,高尚的生活,常在壯烈的犧牲之中”、“試看將來的環球,必是赤旗的世界”、“幫我看一看,革命勝利的那一天,是什么樣子”、“我從黑暗中反叛而來,卻不屬于未來的光明之地”!陡锩摺分薪鹁漕l出,有些來自于李大釗的原話,有些來自于主創們的巧思,但同樣都擊中了年輕觀眾們的心扉,引發網友熱議。

                “以身赴死的的革命者,遠比我們想象中偉大,這不但是一部建黨百年獻禮片,對于年輕觀眾來說,也是一次反思自我價值的機會。”——晏耀飛

                “《革命者》演繹了一群革命者們的青春風華,那是一個風華正茂的年代。不管是陳獨秀、毛澤東這樣的歷史人物,還是慶子這樣的普通大眾,所有人都是年輕人,他們有理想,有激情。正因為年輕,他們不怕流血犧牲,勇于去奮斗。”——陳飛鴻

                “今天,觀看《革命者》的確是一次讓人清醒的體驗。革命先烈們的浴血奮斗,才換來了今天的和平日子和小康生活。我們這些年輕人,應該在精神上接過他們手中的火炬,為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而努力奮斗。” ——何幫同

                “今天,我們每位中國人都應該好好活著,好好工作學習,這是守常先生等革命先烈用命換來的,也是他們希望看到的。我們要多看看身邊的美好,這是我們替守常先生看的。”——焦焦

                “《革命者》打破了我們對主旋律電影的固有思維模式,賦予了這種類型片更多藝術性的可能。在時間的倒計時和8個片中人物的回憶交織里,影片再現守常一切為天下人謀的一面。”

                編輯:韜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