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fvz1z"></address>

              <th id="fvz1z"></th><dl id="fvz1z"><th id="fvz1z"><form id="fvz1z"></form></th></dl>

                  <rp id="fvz1z"></rp>
                微信
                關注官方微信
                手機版
                華夏小康網  >  理事單位 > 正文

                新型毒品種類數量呈上升趨勢 主播等成“目標群體”

                新型毒品種類和數量呈上升趨勢

                海歸、主播等成新型毒品“目標群體”

                從英國和加拿大留學回滬的情侶,為追趕潮流,從國外買回“抽了可以嗨”的電子煙,快遞回國;經常往返于國內外的“代購”從國外買回“藍精靈”,在國內售賣通過快遞寄送;一些大學本科學歷以上的女性,開始參與新型毒品犯罪,這是記者近期從上海市靜安區人民檢察院新型毒品犯罪典型案例白皮書中獲得的新型毒品犯罪案例及其特征。

                “上海全市繳獲大麻、海洛因等傳統毒品的數量有所下降,但新型毒品在種類和數量上均呈上升趨勢。”靜安區人民檢察院第二檢察部主任張忠平告訴記者,白皮書分析了該院從2018年至2020年新型毒品案件辦理情況,海歸、主播、女性、高學歷、年輕化,是新型毒品犯罪案件所表現出來的顯著特征。

                 

                “抽了可以嗨”?

                周某某和蔡某某是一對小情侶,兩人自英國和加拿大留學歸來后在滬生活工作。但兩人愜意的小生活,在回國后被一種“抽了可以嗨”的電子煙給摧毀了。

                這對小情侶多次看見國外同學及酒吧里的朋友吸食“大麻煙”。為滿足好奇心、追趕“潮流”,女生蔡某某在男友周某某表示要送她禮物時,提出由對方出資購買“大麻煙油電子煙”作為禮物。而周某某經國外朋友介紹,出資5000元從境外購買了5支大麻煙油,并以國際快遞方式運送至上海。后經鑒定,5支大麻煙油中均檢出四氫大麻酚(THC)成分。

                四氫大麻酚是被我國列入管制的第一類精神藥品,屬于新型毒品,長期使用會使人體的中樞神經產生興奮,最終導致人精神墮落,嚴重時甚至喪失工作能力。走私、販賣四氫大麻酚均構成犯罪。最終,周某某和蔡某某均因此獲刑。

                靜安區人民檢察院第二檢察部副主任朱海榮告訴記者,檢察官們在近年來的新型毒品案件中發現,一些像周某某、蔡某某一樣有海外求學、工作生活經歷,或從事模特、主播行業,喜好酒吧文化的年輕人中,悄然流行一種“抽了可以嗨”的電子煙。

                這種電子煙外觀、吸食方式與普通電子煙油高度相似,使用普通的電子煙就可以吸食,門檻低且隱蔽性高,其有效成分為四氫大麻酚,比傳統大麻具有更強的成癮性和危害性。

                海外代購變成“犯罪嫌疑人”

                一些從事海外代購,經常往返于國內外的年輕人,也成為新型毒品案件中的犯罪嫌疑人。

                趙某某曾先后兩次以1400元人民幣的價格向藍某某販賣毒品“藍精靈”各100粒,均通過快遞送至上海藍某某的住處。而藍某某又通過微信聯系及收款,以人民幣360元的價格向購毒人員陳某某販賣了20粒“藍精靈”,通過“閃送”送至陳某某指定地點,被公安查獲。經查,這些“藍精靈”均檢出毒品氟硝西泮成分。

                趙某某隨后在沈陽市桃仙機場被公安人員抓獲,并從其隨身攜帶的行李箱中查獲200粒“藍精靈”,均檢出毒品氟硝西泮成分。

                “藍精靈”是近年來出現的一種新型毒品,其含有的氟硝西泮,已列入《精神藥品品種名錄(2013)版》二類藥品目錄,屬于刑法中“毒品”的范疇。氟硝西泮具有催眠、遺忘、鎮定、抗焦慮、肌肉松弛和抗驚厥的作用,其中催眠和遺忘的作用尤為明顯,與酒精合用時可出現過度鎮定、錯亂等反應,危險性較大。這種毒品甚至被用作性侵犯罪,又被稱作“迷魂水”“聽話水”等。

                該案辦案檢察官告訴記者,趙某某這種明知“藍精靈”是毒品仍然冒險代購的“代購從業者”,如今并不少見。他們往往通過互聯網通信工具,形成上家-下家-終端購毒人的層遞式、跨地域的販賣網絡。

                “微商、代購涉及走私、販賣氟硝西泮等管制類精神藥品的案件常有發生。”這名檢察官介紹,許多代購、微商為高額的利潤鋌而走險,最終身陷囹圄。

                據悉,靜安區人民檢察院辦理的新型毒品案件中,事先通過微信、電話聯系販運、走私毒品的占比高達68.8%;以微信、支付寶、無卡存款、銀行轉賬方式繳付毒資的占比超過五成;以快遞、閃送方式寄送毒品占比達50%。

                檢察官建議加強對寄遞新業態監管

                白皮書顯示,2018年至2020年,靜安區人民檢察院共受理公安機關移送審查起訴的毒品犯罪刑事案件367件,其中涉新型毒品案件32件36人,涉案的女性犯罪嫌疑人12人,占涉新型毒品案件犯罪總人數的33.3%。這一數字,相比女性犯罪嫌疑人在同期毒品犯罪、一般刑事案件中占比25.4%、9.8%來說,明顯呈較高占比。且12名女性中,本科以上學歷的有8人。

                在所有涉新型毒品案件中,本科以上學歷犯罪嫌疑人共有12人,占比高達33.3%,遠高于同期毒品犯罪中該類人員6.7%的比例。

                涉新型毒品案件同時還呈現出年輕化趨勢。白皮書統計,新型毒品犯罪中,30歲以下犯罪嫌疑人占比達41.7%,比同期毒品犯罪中30歲以下嫌疑人占比高出22.3個百分點。

                “這些毒品往往以安眠藥、減肥藥的形式從境外流入,給偵查、審查起訴帶來難題。”張忠平說,近年在新型毒品辦案工作中,檢察機關發現,快遞員在案件查獲過程中發揮著重要作用,“有些案子,是一些比較專業的快遞員發現端倪報案后,我們才能查獲的”。

                因此,該院近期先后向相關郵政管理職能部門發送了檢察建議,要求其落實好快遞的“收寄驗視、實名收寄、過機安檢”3項制度,加強對智能快遞柜等寄遞新業態的監管。

                “比如過機安檢,要求每一件包裹都要過一下機器。但有時機器能識別形狀,不能識別氣味、成分,這種時候,大型快遞企業能否引入緝毒犬?”張忠平說,“明知是毒品還幫忙寄收”的快遞員,也會因此擔責。

                編輯:韜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