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fvz1z"></address>

              <th id="fvz1z"></th><dl id="fvz1z"><th id="fvz1z"><form id="fvz1z"></form></th></dl>

                  <rp id="fvz1z"></rp>
                微信
                關注官方微信
                手機版
                華夏小康網  >  滾動 > 正文

                華潤雪花啤酒侯孝海:人生中總有一個聲音在耳邊——去闖!

                學生們到食堂打飯,饃分“歐亞非”三種,歐是白面饅頭,亞是棒子面窩窩頭,非是高粱面窩頭,5分錢的菜是清水熬白菜,1毛錢有點粉絲,1毛5的才帶點肉片。孫少平總是最晚去打飯——他是吃不起菜的。

                 

                作家路遙茅盾文學獎作品《平凡的世界》,讀至此,23歲的侯孝海嚼著饅頭會心地笑了,笑容有點心酸。用肚子省錢,他深諳此道。

                 
                華潤雪花啤酒CEO侯孝海:我就在勇闖天涯

                侯孝海在中國人民大學統計系學習期間

                人大統計學專業應屆畢業,為要一個北京戶口,徹底變“北京人”,他成為北京首鋼總公司的一名計劃員。

                 

                一個月工資94塊錢。34塊寄回老家,30塊買書。攢10塊,還剩20是每個月全部的生活費。大頭扣除,能彈性攢錢的就剩“肚子”了。

                 

                孫少平的尷尬,侯孝海懂。他的辦法似乎更高明些。食堂他按正點兒去。只是中午打的菜只吃一小半。到了晚飯,飯盒直接伸進饅頭窗口,中午的剩菜支撐起他在食堂里的全部底氣。

                 
                華潤雪花啤酒CEO侯孝海:我就在勇闖天涯

                侯孝海在首鋼工作期間

                30年后,市值2000多億的華潤啤酒發布2020年全年業績報告:營業額約為314.48億元,凈利潤同比增長近60%。公司股東應占溢利約為20.94億元,增幅在42.3%左右。

                 

                “我們再也不是掙十幾億、二十億的公司了,到底能掙多少錢我們自己也不知道,但是我們知道明年比今年多、后年比明年多。”53歲的華潤啤酒CEO侯孝海說。

                 
                華潤雪花啤酒CEO侯孝海:我就在勇闖天涯

                2020年雪花首屆渠道伙伴大會,侯孝海發表演講

                正如孫少平說,“總有一天,我要扒著火車去外面的世界”。

                 

                30年里,一個聲音一直趴在侯孝海的耳邊:去闖!

                 

                》》勇闖

                 

                侯孝海的辦公桌一角,勇闖天涯superX炫酷到銳利的藍色瓶身上,白色背包客奮力向上攀登。力量透過剪影,自我突破,挑戰極限的品牌理念呼之欲出。

                 

                superX是雪花勇闖天涯的年輕升級版。

                 
                華潤雪花啤酒CEO侯孝海:我就在勇闖天涯

                主張“生而無畏”的勇闖天涯superX

                16年前,侯孝海帶領團隊創立“勇闖天涯”品牌,成就了中國中檔啤酒品牌中難以模仿和超越的經典案例。

                 

                很多時候,侯孝海覺得,瓶身上這個剪影小人兒,好像另一個自己。

                 
                華潤雪花啤酒CEO侯孝海:我就在勇闖天涯

                華潤雪花啤酒全國性“超級大單品”勇闖天涯

                2001年12月,侯孝海從百事可樂,寫求職信加入華潤雪花。

                 

                彼時的雪花,通過“蘑菇戰略”順利完成了東北起航,“蘑菇”走出東北,一路南下,沿江沿海,走向全國。如何從Local Brand轉變成National Brand?

                 

                挑戰落在了當時銷售、市場一肩挑的侯孝海身上。

                 

                既然已經走向全國,難道雪花永遠是只賣兩、三塊錢的普通啤酒嗎?

                 

                “當時心里就是個不服——我到現在也很叛逆,可能這一生都這樣了。”侯孝海說。

                 

                因為這個“不服”,侯孝海小時候數不清挨了多少揍。搟面杖、掃帚、板凳、棍子……“被我母親追著打,是我的常態。”

                 

                村里有條小河,河上一座小橋。橋孔里很多鳥筑了窩。小孩兒們一個扛著一個疊成人梯,掏鳥蛋。村東頭一霸站在人梯最上面,順利拿到了鳥蛋。

                 

                小孩們要跟村霸分鳥蛋,村霸不給。其他小孩兒就算了。侯孝海不干,把他的帽子撕爛,腦袋打破。

                 

                挨打的孩子被家長拽著,拽到侯孝海家去找大人算賬。一路上用鳥窩捂著流血的腦袋。

                 

                侯孝海心虛回家打探。老遠見棍子已經立在門口,撒腿就跑,外面躲到后半夜。

                 

                鎮上的革委會主任,下村蹲點,住在隔壁。“我媽經常給他做飯,我爸呢,農村的一個小干部,經常幫他去采購這個,采購那個。”

                 

                主任的兒子有小人書看,侯孝海沒有——他買不起。因為一本《渡江偵察記》,倆小孩打起來。

                 

                他自己,一個小孩,跑到主任家門口跳著腳罵。“因為他禿頭,村里人背地叫他張禿子。當面誰敢這么叫他?肯定挨揍的,我就一直叫張禿子!張禿子!”——那是童年被打得最狠的這一次。

                 

                從東北,到全國,你有沖鋒的心態嗎?能堅持“見誰滅誰”的勇氣嗎?2005年,面向全體員工的華潤內刊《華潤啤酒》里問到。

                 

                這是一場殲滅戰。

                 

                周圍的競對,清一色主打物理賣點:鮮、爽、純……侯孝海覺得,跟著這個打法,成功的可能性太小。“滅他們必須走一條不一樣的路。”

                 

                在百事可樂沒能實現的夙愿在侯孝海腦子里不停地翻騰。

                 

                結緣雪花之前,侯孝海在四川百事可樂負責市場和品牌。王菲的音樂夢想,郭富城的叢林奇遇,足球全明星隊……百事的品牌活動非;钴S。

                 

                “但我覺得可以更好,一心想把百事的活動變成一個百事的品牌。百事國際肯定不允許,當時想,如果有一天我自己管理一個品牌,我就要這么干。”

                 

                機緣出現在2005年的這一天。侯孝海著急開會要做一個雪花啤酒的全國性推廣活動,乙方做雪花啤酒雅魯藏布江之旅的活動提案獲得他的認可。“但是沒有實現,推廣品牌和產品于一體的愿望。應該出一款這樣的啤酒,名字跟活動是一體的。”

                 

                乙方提了很多名字,會議室里腦暴得非常熱烈,侯孝海都不滿意,跑神了。手指輕輕敲著桌面,眼神偶然落在左手邊的一盤DVD上,那是Discovery中國區的總經理剛剛送他的一個禮物。上面赫然四個字:勇闖天涯。

                 
                華潤雪花啤酒CEO侯孝海:我就在勇闖天涯

                2006年,雪花啤酒勇闖天涯“啤酒愛好者探源長江之旅”

                殲滅戰、中檔酒、挖掘年輕人的品牌情感價值、捆綁品牌活動和品牌名稱……那一眼,想了近10年的品牌、營銷問題突然“通”了。侯孝海說:“我覺得就是它了。”

                 

                同年,雪花啤酒正式聯合美國Discovery亞太電視網,推出第一期勇闖天涯推廣活動——雅魯藏布大峽谷探索之旅,隨之而來,是以“勇闖天涯”命名的雪花啤酒陸續擺上了國人的餐桌。

                 

                雪花就此開創了集品牌形象、品牌活動、同名產品“三位一體”的營銷模式。

                 
                華潤雪花啤酒CEO侯孝海:我就在勇闖天涯

                勇闖天涯活動參與者雨中繡紅旗

                這個以積極進取、挑戰自我、勇于攀登的年輕人為形象的“剪影”小人兒作為“勇闖”的代言符號,走進千家萬戶。“雪花打贏了這場殲滅戰,再也不是低檔酒的代名詞了。”

                 

                》》出走

                 

                太陽爬上來

                 

                我兩眼又睜開

                 

                我看看天,我看看地

                 

                哎呀

                 

                我抬起腿走在老路上

                 

                ……

                 

                侯孝海的手機里,叛逆崔健,講述著一個出走的故事。

                 

                第一次踏進雪花大門至今20年了,侯孝海與其傾情相伴19年,還有1年很少為外人道的短暫離開——侯孝海的2008,主題是出走。

                 

                主推雪花成為全國品牌、發力中高檔市場、 “勇闖天涯”等成功營銷模式……連串變革,使得華潤雪花全國產銷量率先突破500萬千升,全國銷量第一,侯孝海為雪花啤酒步入一線品牌立下汗馬功勞。

                 
                華潤雪花啤酒CEO侯孝海:我就在勇闖天涯

                侯孝海發表文章《雪花啤酒:扛起非奧運營銷大旗》

                就在“非奧運營銷”本該完美收官的2008年,侯孝海上半年離開雪花,成為河南金星啤酒集團總經理,5個月后離開。下半年,轉至英博(百威英博)亞太區副總裁任上,8個月后離開。此后重返雪花,空降華潤雪花啤酒貴州區域公司,任總經理。

                 

                在互為競對的圈子里,一出一進間,外界各種消息、猜測炸裂。

                 

                “我所有的職位都是我自己主動(爭取)的,領導給了最大的認可,沒有老天眷顧,也沒有人脈關系。沒有。”

                 

                生在沂蒙貧困山區,侯孝海很小的時候,蹲在田里,感受到令人迷茫的寂靜。

                 

                土地遼闊,天地卻小。

                 

                和大哥、二哥穿同一條褲子;一年能吃上一次白面,除非生病了。初中三年,每星期54個煎餅,用小刀把大蘿卜割了蘸醬油——咸菜也沒有。

                 

                “我有一種強烈的想要走出去,走出農村,走出大山,靠自己的本事去闖蕩的這么一個動力。這可能源自于貧窮,源自于知識的匱乏,源自你作為一個人想改變自己命運的一種驅動力,這跟我的出身有很大關系。”

                 

                成為一個北京人,是侯孝海的第一個人生目標。

                 

                人民大學統計系畢業,為了拿到一個北京戶口,侯孝海選擇了能給戶口指標的首鋼。

                 

                戶口解決了,外界很多人羨慕。

                 

                但侯孝海覺得越來越不對勁:

                 

                科室里只有一個老太太。他要做她的徒弟,以便未來頂崗。“我一看這個很沒意思啊,一個名牌大學的學生跑到一個首鋼的四線單位當一個統計員,肯定不是我的理想嘛,有啥挑戰?”

                 

                8個月后的一天,侯孝海請了個假,跑了。這是他職業生涯的第一次“出走”。

                 

                一口氣跑到深圳寶安福永鎮,加入“外來妹”大軍。

                 

                香港人開的三來一補服裝加工廠,做外貿的襯衫和衣服,侯孝海在工廠里當會計。一下班去吃夜宵,全是電子廠、拉鏈廠、鞋廠的。男男女女住大通鋪——每個人都是流水線上一模一樣的存在,這也不是他想要的。

                 

                結束4個月的消失,再回首鋼,背了個處分:兩年不漲工資。

                 

                “你看到首鋼的彩旗招展鑼鼓喧天,可是你作為一個大學生,你的專業完全不搭界,學統計的,沒人需要。”

                 

                吃飯,瘋狂看書,晚上夜游一樣一圈一圈地逛古城,苦悶。“首鋼幾十萬員工,你在這個龐大的企業面前,沒有特殊意義,無能為力。”

                 

                出走到哪里去?

                 

                進外企,寫字樓,去實現自己獨一無二的價值。

                 

                “我就天天寫(求職信),肯定上百份是有,報紙上登的招聘,只要是英文的,我就全部都投(簡歷)。”

                 

                當時,全球知名咨詢公司蓋洛普扎根中國剛剛兩年。由美國蓋洛普公司管理。“它一切都需要你去創造。怎么在中國搞調研?怎么在中國搞問卷?你需要自己創造。“它鼓勵獨立的創造性,推崇個人的尊重,提倡集體的共創,對我影響非常大。”

                 
                華潤雪花啤酒CEO侯孝海:我就在勇闖天涯

                侯孝海(右二)在蓋洛普工作期間

                1996年大年三十兒,萬家燈火的團圓時刻,侯孝海還在太原出差收問卷。

                 

                “憑什么甲方住宿標準那么高,能住五星級賓館,吃飯都能報銷,而且什么也不干,全是我在干?不服,我也要當甲方。”

                 

                那一年,侯孝海四川追愛,離開了北京。女孩兒在四川,戶口、檔案和北京的一切他都不要了。

                 

                婚后再求職,終于,在四川百事可樂,侯孝?吹搅舜蠹追降奶炜。

                 

                “有的人只懂品牌,不懂銷售,有的人只懂銷售不懂品牌,我那五年是完整的把市場和品牌全部打通的。我現在的很多經驗都來源于此。”

                 

                從未接觸過銷售,侯孝海扎扎實實干起了業務員。第一次啃科特勒的《營銷管理》,第一次和成千上萬名銷售員走街串巷、掃店鋪貨。不一樣的是,他收集的地推經驗,能轉化成理論、工具,反過來指導實踐。

                 

                4個月后,侯孝海在成都公園的長凳上寫出了長篇市場分析報告。

                 

                “我們領導說你這個調研報告很牛,你不要在市場部干品牌了,去做銷售,改變百事可樂在四川的狀況!”

                 

                連續7個月30%的增長幅度、全國同類市場第一;年銷售量突破800萬件,遠超對手……

                 

                銷售代表、經理助理、銷售經理、總經理助理、銷售總監兼市場總監……兜兜轉轉,終于進入潛力領域,侯孝海的人生有如“開掛”。

                 

                “當時在百事可樂的陣營里面,四川是唯一一個市場、銷售一人管的,就是我,全國的百事可樂也只有我一個。”

                 

                但5年后,他再次看到了人生的局限。

                 

                “光在四川和西南沒什么發展,我一定要找一個管全國業務的職位。”

                 

                領導說,為什么要走啊?你要對我不滿,我把我的職位讓出來給你。

                 

                “我要的是發展。”侯孝海說。

                 

                又是主動寫求職信,這次結緣雪花。“我又一次自己選擇了自己的職業,規劃了自己的未來。”

                 

                縱觀侯孝海的每一次離開,便不難理解他2008年的雪花出走。

                 

                “全國品牌已經建成了,全國銷量第一做到了,在企業的價值也只剩下延續了。”侯孝海說,沒意思了,就必須要改變。

                 

                “我覺得當時在雪花,我從一個CMO到CEO是不可能的。之所以去金星,是因為金星能實現我做小CEO的愿望,能夠讓你歷練管一個公司,讓我的能力得以施展,所以辭職了。”

                 

                從當時的河南村辦集體企業金星啤酒,再到外資企業英博(百威英博),兩度圈內“閃婚閃離”。這段經歷如今鮮少被提及。

                 

                侯孝海談及此,非常直白:如果無法改變這個公司就沒法成就我自己,也沒法成就這個企業,所以就馬上離開。

                 

                侯孝海與雪花之間的短暫分離,以回歸告終。

                 

                “你對雪花不忠誠,現在又回來,好意思嗎?”這是外界看熱鬧的心態。

                 

                “忠誠有時候對企業來講也沒有多大價值,企業要的是成效。”侯孝海說,他離開或回歸,雪花并不關心,雪花只關心:你出去了,對我有沒有傷害;你回來了,對我有沒有貢獻。

                 

                而對于他自己,“尷尬不尷尬不是我考慮的問題,我選擇什么平臺實現價值才是我的問題。”

                 

                當年,他回歸的條件是:第一職位要下降,不能重回原職。第二要去區域,不能回總部。

                 

                侯孝海去了貴州履新。

                 
                華潤雪花啤酒CEO侯孝海:我就在勇闖天涯

                侯孝海在華潤雪花貴州區域工作期間

                貶官降職很丟臉?“我不care,我只在乎我想要的。”——去區域正是他當時最想要的。華潤雪花有一個傳統,重用一線區域公司的高管。重大人事任命一般都是從下屬公司調任。管理班子大部分都不是總部出來的。

                 

                要從CMO到CEO,去區域是必然。

                 

                多年后被問起,如果有時光穿梭機,回到過去,修改自己的人生選擇,你會怎么選?侯孝海說,他只想穿越回大學畢業,絕不再會為北京戶口選擇去首鋼。

                 

                這是諸多人生選擇中,他唯一的遺憾。

                 

                》》蟄伏

                 

                每一次選擇挑戰甚至顛覆,前提是具備有效的方法。

                 

                突破傳統,另辟蹊徑的創造力至關重要。

                 

                “在任何階段,一開始,我都是弱勢群體。我很早就知道,自己這一生可能都要走一些不一樣的路。”

                 

                第一次深刻體會到這種滋味,是從貧困山區的農村來到縣城上高中。

                 

                “你會發現你是最差的,差距太大了,如果你按照他們的方法來拼,現在叫內卷,你肯定走不通這個路。不服?就只能創造自己的東西去扭轉,這是被逼的。”

                 

                即使成為班級里底子最差的學生,侯孝海也不喜歡點燈熬油,死記硬背。他自己“發明”了回放學習法。

                 

                白天學的東西,每天晚上都會拿出一個小時在睡覺之前,閉著眼睛回放。

                 

                放不出來,掏出手電筒照一照書本。“到最后整本地理書,我能回放出每一頁是什么圖片,它的山脈是什么走向。”憑這一招,他高考逆襲,考上人民大學。

                 

                1999年,百事可樂以800萬件的銷量取得了四川的市場優勢,當競爭對手想著如何和百事可樂爭奪一線市場份額時,侯孝海突然拋出了他花費一年時間,針對二線農村市場調研制定的“車銷模式”。

                 

                “農村市場偏遠、分散,即使是深度分銷也做不到全覆蓋。”在侯孝海的“車銷模式”中,銷售人員非常輕松,甚至不需要思考,只需使用固定的車輛、賣固定的產品、固定的套餐,沿著一條鄉間小道兒,徹底解決了渠道無法覆蓋所有終端的問題。

                 

                就是在這樣一個貌似簡單的“工具”的幫助下,侯孝海搶先“半步”的營銷理念讓國際大牌可口可樂在四川無法抬頭。

                 

                鎩羽而歸,蟄伏西南。侯孝海的貴州難題是:白酒圍城。

                 

                跑遍了縣城和村寨,侯孝海敏銳地捕捉到了突破口。

                 

                “貴州有很多的少數民族,苗族、布依族、侗族……他們都有一個非常傳統的習慣,就是喝米酒,當地米酒銷量特別大。”

                 

                米酒度數低,所以才能暢飲。如果抓住年輕人追求新事物的心理,把他們對米酒的消費轉移出來,那么在這一點上,啤酒一定比白酒有優勢。因為啤酒跟米酒度數更接近。

                 
                華潤雪花啤酒CEO侯孝海:我就在勇闖天涯

                侯孝海在自然之美上榜景區專家評定會, 活動得到貴州省旅游局、省傳媒集團大力支持

                聚焦少數民族地區,鎖定年輕人,廣覆蓋、強推廣。五顏六色的大篷車歡快駛向苗寨,貴州梵凈山蘑菇石等知名景點印上5億瓶雪花啤酒,取名“自然之美”,搶奪本土心智。雪花順利在茅臺領銜,白酒圍困的貴州開辟出啤酒大市場。

                 
                華潤雪花啤酒CEO侯孝海:我就在勇闖天涯

                “自然之美”產品組圖

                “從營銷角度來講,做首發、做改變、主動出擊,創造一個市場,那才是你的市場。”侯孝海說。

                 
                華潤雪花啤酒CEO侯孝海:我就在勇闖天涯

                多樣的送貨方式,因地制宜打通貴州市場“最后一公里”

                2009年起,隨著百威、燕京等強勢進入四川市場,雪花在四川的市場份額逐年下降。

                 

                作為雪花啤酒最大的“紅區”之一,四川曾在相當長的時間內是雪花盈利最大、市場占有率最高的區域。全國品牌蜂擁而入,國際品牌也在四川布點——四川的競爭變成了多品牌、全國性的競爭。四川地位受損將直接影響雪花全國戰局。

                 

                從貴州回到總部的侯孝海主動請纓,出戰四川。

                 

                “從貴州重新回到總部來負責營銷中心,這個職位對我來講既沒有吸引力,也沒有成就感。做到一個高點以后,我就沒興趣了,那我就對這個(職位)一點都不留戀了。我喜歡不斷的變化,不一樣的自己。”

                 

                到什么山頭,唱什么歌。貴州順勢而為,四川全力糾偏。

                 

                軍事路線轉變,管理模式轉變,一切為了一線。

                 

                從總部空降區域,來了就挑毛病,侯孝海難免遭遇抵觸。

                 

                “什么叫人心向背?勝利才是人心所向,成功才是人心所向,大家都好才是人心所向,業務在提升,成績在變好,誰都會服的。”

                 
                華潤雪花啤酒CEO侯孝海:我就在勇闖天涯

                侯孝海在華潤雪花四川區域工作期間

                “不管你是多高的管理者,如果你不在市場上走,你不是到工廠里去跟員工在一起,看每個產品怎么出來的,每個設施怎么運作的,你不可能領一支隊伍打勝仗。”

                 

                在地圖上圈選走訪點兒,在哪里吃飯、哪里住宿他自己定,“效率高到極致”。背個包,走進餐廳、雜貨店、超市、小賣部、小酒吧。小店的店主啦、打工的看店人啦,餐廳的服務員啦,都愛跟他閑聊。

                 

                “你們這個包裝就應該六瓶裝的,現在這么一大堆,客人買了不好帶。”

                 

                有些是告狀的,有些人提建議。

                 

                也有個別為了應付檢查“忽悠”他的。

                 
                華潤雪花啤酒CEO侯孝海:我就在勇闖天涯

                侯孝海在四川區域工作期間走市場

                “騙過我太難了。店里的啤酒箱子沒打開;打開了箱子,但冰柜里沒有;冰柜里有,沒有空瓶子……你一眼就知道,這個產品進店里來不超過三天。這個店這個產品他們是剛剛為了你來,才放進來的。但沒關系,如果他把假的堅持了,這個產品就覆蓋了。”

                 

                宏觀糾偏,一線推動。

                 

                離京履新四川時,雪花內部有一個說法:到一個下滑的區域公司,少不得三年止損。

                 

                侯孝海心里不服:“三年太長了,我一年企穩,二年增長,三年已經破了雪花在四川的歷史銷售紀錄。”

                 
                華潤雪花啤酒CEO侯孝海:我就在勇闖天涯

                侯孝海為四川區域公司開展培訓

                最令他自豪的是,現在他帶的管理團隊,一年止損如今已成標配。

                 

                “有人像牛一樣的勤奮,我也勤奮,但我是猴的勤奮。”侯孝海說。

                 

                》》登頂

                 

                多年謀篇,一朝落子。

                 

                2016年,貴州和四川分公司已然成為華潤雪花的樣板市場。

                 

                華潤集團內部公開競聘,侯孝海帶著漂亮的成績單,殺回總部,執掌華潤雪花。

                 

                終于,他可以在這個夢想多年的CEO職位上實現自身價值。

                 

                侯孝海問自己:什么可以真正震撼你的心靈?什么能夠給予你力量?有什么你很想去改變?又是什么你覺得有可能發生卻尚未發生?當進入內心深處尋找渴望,你看見了什么?

                 

                “看見了我對這個公司強烈的變革之心——希望華潤雪花越來越強大,這是我內心的一個特別、特別大的愿望。同時,還有我自己對個人事業和成就的追求。”

                 

                這便是遠見的由來,動力的由來。

                 

                侯孝海上任一年,雪花啤酒3+3+3的九年改革拉開大幕。

                 
                華潤雪花啤酒CEO侯孝海:我就在勇闖天涯

                2018年,華潤雪花品牌重塑后的第一支核心產品勇闖天涯superX正式發布, 侯孝海發表演講

                “啤酒的高質量化已經成為主流趨勢,如果我們還在做價格和促銷的戰略,那我們將來會沒有競爭能力,我們也沒有競爭資格。”

                 

                先用三年去包袱、強基礎、蓄能量。

                 

                這三年扮演“狠角色”,侯孝海關閉了25家啤酒廠,員工人數減少近3萬人。

                 

                “從我個人角度來講,我把第一個3年放在最重要的位置,有了這個3,才使得這個公司變成一個能夠打仗、能夠打勝仗的公司。但這種大面積的改革,付出的代價最大,犧牲最高。需要刮骨療毒,刀尖向內。”

                 

                太多人罵侯孝海。

                 

                “這種大的變革,罵你才正常。把工廠關閉,當地政府不罵你?那它一定是不作為。你把人崗位減掉了,端了人家的飯碗,人家不罵你?開玩笑呢?但我對這個一點兒都沒感覺。”

                 

                下級的奉承,上級的表揚,外界的歡呼或者辱罵,對侯孝海來說產生的影響“極小極小”。“我只關注自己要實現的目標。你是實現自己的理想,也是實現一個群體的理想,實現一個企業的理想。”

                 

                從2020年開始的中間三年戰高端、提質量、增效益。

                 

                決戰高端第一年,新冠狀疫情爆發。喪失了消費場所的支撐,啤酒行業受到重創。雪花擁有近3萬名員工、72家工廠,僅僅2020年2月份至3月份華潤雪花啤酒面臨近6億元的虧損。

                 

                3月開始,侯孝海自己率先開啟了“逆行”。四川、重慶、云南、山東、廣東、安徽、河北等20多個省走下來,了解一線的困難,推動基層銷售回暖。在他的帶動下,華潤雪花上下同心,全員“走市場”。

                 
                華潤雪花啤酒CEO侯孝海:我就在勇闖天涯

                疫情期間,侯孝海“逆行”走市場

                基于一線的走訪,侯孝海一方面穩定軍心:提出將困境當作大機遇,選擇彎道超車,果斷定調“策略不變、目標不變、投入不減、資源集中”,另一方面創新突圍:雪花在業內率先宣布,無條件處理下游客戶“臨期酒”,與酒商共克時艱;探索銷售創新,在社區、社群開店,開展無接觸配送……

                 
                華潤雪花啤酒CEO侯孝海:我就在勇闖天涯

                疫情期間,侯孝海“逆行”走市場

                相對于突然降臨的疫情,行業增量瓶頸才是更具結構性的困局。

                 

                為此,決戰高端的進程不但沒有放緩,相反借力打力,成就了疫情期間的彎道超車,戰略歷程縮短。

                 

                2020年5月,華潤啤酒的高端產品矩陣再添虎將,上市了面向年輕群體、口味順滑爽口的喜力星銀。

                 
                華潤雪花啤酒CEO侯孝海:我就在勇闖天涯

                喜力星銀:一款面向年輕群體、口味順滑爽口的高端啤酒

                發力高端,疊加前3年“大變革”的成效,年底算賬,疫情之年的華潤啤酒凈利增長高達六成。員工薪資普遍提高40%—50%。這在業界已然成為傳奇。

                 
                華潤雪花啤酒CEO侯孝海:我就在勇闖天涯

                2021,侯孝海走市場還在繼續

                2021年,憑借全球資本市場買方和賣方綜合投票第一名的成績,侯孝海再度斬獲國際權威財經雜志《機構投資者》頒發的“亞洲最佳CEO(必需消費品行業)”殊榮。

                 
                華潤雪花啤酒CEO侯孝海:我就在勇闖天涯

                2018年,侯孝海首次榮獲“亞洲最佳CEO”

                逆行加速度,源于戰略遠見匯聚的勢能。“我們再也不是掙十幾億、二十億的公司了,到底能掙多少錢我們自己也不知道,但是我們知道肯定明年比今年多、后年比明年多”。

                 

                不知收入的侯孝海,不是凡爾賽,而是他對未來的自信。

                 

                》》山頭

                 

                從2023年起,再用三年,贏高端、雙對標、做一流。

                 

                這是侯孝海眼睛里的下一個山頭。

                 

                生而無畏,戰至終章。

                 

                從沂蒙貧困山區出走半生,從熱血少年“見誰滅誰”,到挑戰自我、顛覆自我,侯孝海骨子里內蘊的那股強烈的向上、向外的擴張力依舊。只是如今從大火沸騰,變成了文火慢燉,從尚武斗狠變成了舉重若輕。

                 

                穿過歲月,他跟當年田埂上的少年一樣,看山是山,看水是水。

                 
                華潤雪花啤酒CEO侯孝海:我就在勇闖天涯

                在首屆渠道伙伴大會上,侯孝海表示“雪花決戰高端正當勢”

                他的辦公室里,兩幅字彰顯了歲月帶來的兩種力量的融合:一幅范迪安的“揚帆萬里”,古樸渾厚。一幅黃永玉的“樂在其中”,童趣橫生。

                 

                “讓公司實現很高的利潤,實現很高的市值,讓我們的員工拿到令人驕傲的收入,讓這個公司能夠得到行業的認可和尊重,讓它成為中國消費品里叫好的頭部企業……那一天我就滿足了,無愧于這一段人生。”

                 

                一如他在競聘雪花CEO時所說:這個職位,得之我幸,亦是雪花之幸,互不相欠。

                編輯:MM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