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fvz1z"></address>

              <th id="fvz1z"></th><dl id="fvz1z"><th id="fvz1z"><form id="fvz1z"></form></th></dl>

                  <rp id="fvz1z"></rp>
                微信
                關注官方微信
                手機版
                華夏小康網  >  歷史 > 正文

                為什么李元吉三箭沒射死李世民,李世民卻能一箭射死李建成?

                玄武門是個死局,誰入局誰死,李元吉能夠反抗已經是很了不起了,李建成連反抗都沒反抗就被李世民射殺了。

                武德九年六月初一,這一天發生了一件大事,突厥入侵大唐,包圍了邊境城市烏城,形勢十分危急。

                在當天上午舉行了朝會上,李建成給李世民來了個釜底抽薪,他說服李淵讓李元吉代替李世民出征,并將秦王府的尉遲恭、程知節、段志玄和秦瓊等人一同前往。

                如果李元吉真帶走了秦王府眾將領,那么秦王府可以說是很空虛了,李世民就真成為砧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了。

                但這件事的兇險之處還不止于此,因為下朝之后,李建成就跟李元吉密謀,準備在出征當天,趁機將前去送行的李世民和秦王府將領一起殺死,然后逼迫李淵提前交權。

                由于李元吉已經掌握了軍權,再加上東宮還有三四千精銳士卒,所以殺掉李世民這件事是板上釘釘的,如果真是這樣,那么唐朝的歷史將要改寫。

                但是,李世民很早就開始防備李建成了,為此他做了非常多的安排,其中有一項很重要的措施就是在東宮安排了他的眼線。

                因此,當李建成和李元吉在東宮密謀的時候,一個叫做王晊的官員也參與了這一切,他很快就這件事告知給了李世民。

                刀都架子脖子上了,李世民因此十分著急,便找來房玄齡和杜如晦等人商議,最后決定先于李建成發動政變,但并未確定具體方案。

                但在不久之后,因為李建成的誣陷,反而給李世民提供了一個絕好的機會,也就是發動玄武門之變。

                六月初三,太白金星在白天出現在天空正南方的午位,李建成心生一計,他讓親信傅奕給李淵上了一道密奏,說太白金星出現在秦王封地所在的方位,這預示著李世民將要擁有天下。

                己未,太白復經天。傅奕密奏:“太白見秦分,秦王當有天下。”

                這已經不是李建成第一次誣陷李世民要造反了,但這一次尤其狠毒,因為古人很相信天文星象,李淵也是如此。

                李淵看完傅奕的密奏之后,果然很著急,他連夜把李世民叫到宮中,還將傅奕的密奏給他看,意思是要他給個說法。

                這種事根本就無法解釋,并且越解釋越黑,李世民就開始轉移話題,他也向李淵密奏,說李建成和李元吉與后妃有染。

                李世民的話極大觸動了李淵的敏感神經,他突然覺得頭大得很,李世民趁機對他說,我沒有做什么對不起太子和齊王的事情,他們卻想殺掉我,我太冤枉了!

                李世民這話暗藏的意思是,這一次太白金星的事情就是太子和齊王干的,他們想借此機會除掉自己。

                李淵聽完李世民的話很是驚訝,就對他說,明天我會叫太子和齊王入宮,你到時候來跟他們對質。

                “六月三日,〔李世民〕密奏建成、元吉淫亂后宮,……高祖省之愕然,報曰:‘明日當勘問,汝宜早參。’“

                李世民回去之后,一個大膽的想法就浮現在了腦海中,他準備第二天早上帶人在玄武門設下埋伏,一舉將李建成和李元吉殺死。

                事實上,李世民對李淵說的這番話,就是在故意攪動局勢,從而引導李淵下令李建成和李元吉入宮。

                那么,李世民為何非要李建成和李元吉入宮呢?

                這就不得不說說玄武門這個入宮的必經之地了。

                在此之前,在李建成和李元吉的打壓下,李世民的實力受到了極大損傷,尤其是秦王府的一干親兵,已經被削減得所剩無幾了,只有一干文臣武將當光桿司令。

                在這種情況下,李世民做出了一些安排,就比如說他為了有個退路,就讓其親信工部尚書溫大雅去洛陽坐鎮,還讓車騎將軍張亮去洛陽秘密招兵買馬,如果長安沒有他的容身之地,他就去洛陽割據一方。

                秦王世民既與太子建成、齊王元吉有隙,以洛陽形勝之地,恐一朝有變,欲出保之。

                再比如說,為了應對李建成的打壓,李世民廣泛開展地下工作,他不但在東宮安插了自己的眼線,還暗自將禁衛軍也給收買了。

                這里面有一個關鍵人物,他的名字叫做常何,當時擔任玄武門禁衛總領。

                不過,常何表面上是李建成的親信,其實他是李世民的人。

                原來,早在武德二年的時候,常何就開始跟隨李世民南征北戰;到了武德七年,李世民和李建成的斗爭逐漸白熱化,他便讓常何進入長安,投靠到李建成門下,并開始擔任玄武門禁衛軍總領。

                在李世民的指使下,常何四處活動,將玄武門守將全部收買,并將大多數禁軍將領暗中拉到了李世民這一邊。

                也就是說,李建成以為自己掌握了禁軍,其實禁軍的真正掌控者其實是李世民!

                這一點十分非常重要的,這也是李世民為何在李淵召見他的時候,故意引導李淵下令李建成和李元吉入宮的原因,他就是在做一個局,讓李建成和李元吉自投羅網!

                但是,這件事其實也有驚險的一面,就在李世民出宮之后,與李建成關系很好的張婕妤派人將李世民對李淵的對話告訴給他,還讓他要小心提防李世民。

                李建成找來李元吉商量這件事,李元吉說不如裝病不去上朝,這樣比較穩妥。

                但李建成覺得禁軍都是自己的人,應該沒什么大問題,還不如趁此機會入宮試探一下父皇李淵,看他態度究竟如何,也好采取下一步措施。

                李元吉覺得有道理,就同意第二天一大早跟李建成一起入宮見李淵。

                而李世民在想好計策之后,就早早帶領長孫無忌,尉遲恭和秦叔寶等十人,以及數十名士卒來到玄武門埋伏起來。

                最先入宮的是李淵的親信裴寂、蕭瑀、陳叔達、封德彝和裴矩等人,李世民為了不打草驚蛇,就目送他們入宮見李淵去了。

                沒過多久,李建成和李元吉也來了,由于他們認為禁軍是自己人,所以沒有帶太多隨從就直接進入了玄武門。

                就這樣,李建成和李元吉進入了李世民精心設計的局中,讓他們措手不及的事情即將發生。

                李建成和李元吉騎著馬來到臨湖殿門外,當時李淵就在宮內的海池上劃船,他們準備進去找李淵。

                正當李元吉正要進入殿內的時候,無意中發現有人埋伏在附近。

                李元吉是行伍出身,警覺性很強,他猜測有可能是李世民的人,就拉著李建成趕忙往玄武門的方向趕去,準備各自返回齊王府和東宮。

                建成、元吉至臨湖殿,覺變,即跋馬東歸宮府。

                李元吉的做法其實是正確的,因為他知道玄武門的禁衛軍是李建成的人,在遇到危險的時候即使撤退,是一個明智的做法。

                只不過,讓李元吉沒想到的是,李世民的手段太高明,玄武門早就被他控制了。

                李世民見李建成和李元吉要逃走,就躍馬而出,在后面大聲喊話恐嚇他們。

                歷史上沒有記載李世民究竟說了些啥,但以李元吉后來的反應來看,李世民或許是告訴李建成和李元吉,他已經控制了玄武門的禁衛軍,要他們趕緊投降。

                李元吉聽了李世民的話之后,心中有些發虛,但他為了自保,還是張弓搭箭,朝李世民連射了三箭,但沒有一箭命中。

                世民從而呼之,元吉張弓射世民,再三不彀,世民射建成,殺之。

                說起來,李元吉小時候雖然頑皮,但他長大后南征北戰,練就了一身好的騎射功夫,也算是個武藝高強之人了。

                武德二年,李元吉擔任并州總管鎮守在并州,他那時候只有十七八歲,很貪玩,尤其喜歡打獵,不過他每次出去打獵,都要拉幾大車獵物回去,這就說明他的箭術還不錯。

                李元吉還很喜歡站在大街上,看到遠處有看著不順眼的人,就張弓搭箭將其射殺,幾乎是箭無虛發,也足見他箭術了得。

                但在玄武門之變之中,李元吉居然連射三箭都沒有射中李世民,這是為何?

                其實這個很好理解,因為李元吉的箭術應該是沒問題的,但他的心理素質不行,而且他處的位置對他也很不利。

                事實上,在李元吉的軍事生涯中,他大多數時間都是在跟隨李世民四處作戰,他深知李世民的本事就多大,因此當他得知自己中了李世民的埋伏,內心的恐懼戛然而生,這才造成他連射三箭都沒射中。

                并且,就在李元吉快要逃到玄武門的時候,李世民手下的一部分將領已經跟玄武門守在玄武門了,李元吉看到這個情形,已經猜出了玄武門不在掌控之中了。

                在這種情況下,李元吉內心的恐懼就加深了,而且也深知李世民會要他的命,所以他不得不反起反擊,但因為心中慌亂,結果連射三箭都沒有射中。

                從位置上來說,李元吉在前面跑,李世民在后面追,李元吉想要射殺李世民,就必須騎在馬上回頭朝李世民射箭,這樣難度就大大提高了,命中率也就極大降低了。

                李元吉沒射中李世民,就不再繼續射箭了,而是撒丫子跑,但李世民卻張弓拉箭,一箭就射中了李建成,李建成從馬下摔了下去,就再也不動彈了。

                李世民之所以不先射殺李元吉,道理其實很簡單,只要殺掉李建成,李元吉就沒了主心骨了,他也就只有等死的份了。

                果不其然,李建成死后,李元吉只能是到處亂竄,以此來躲避李世民的追殺。

                李世民拼命追趕李元吉,但沒追上,好在尉遲恭帶著七十人趕來,出現在了李元吉不遠的地方,一個無名小卒一箭射出去,正好射中了李元吉,只不過沒有命中要害,李元吉只是從馬上跌了下去。

                建成既死,敬德領七十騎躡踵繼至,元吉走馬東奔,左右射之墜馬。

                由此看來,玄武門內的空間其實并不大,別人都可以一射一個準,李元吉卻連射三箭都沒射中,只能說他心態變化確實太大了,從而影響到了他的肢體動作。

                李元吉跌下馬去之前,李世民遇到了一件倒霉的事情,他的馬受到驚嚇,把他帶到了玄武門前的樹林里,結果他的衣服被樹枝掛住,讓他跌下馬去,躺在地上半天起不來身。

                李元吉跌下馬之后,見李世民也跌下馬,他覺得只要殺死李世民,自己就有機會活下來了,于是快速跑到李世民身邊,從他手中奪過弓,然后用弓勒住李世民的脖子,李世民沒有反抗能力,性命危在旦夕。

                就在這個時候,尉遲恭也趕了過來,他大聲呵斥李元吉,李元吉知道不是他的對手,就放開李世民,朝武德殿的方向跑去,準備去找李淵尋求庇護,結果尉遲恭張弓搭箭,一箭就命中了李元吉的要害,李元吉當場死亡。

                在整個玄武門之變中,一共記載了四次射箭,一次是李元吉,一次是李世民,一次是一個無名小卒,還有一次就是尉遲恭。

                多達四個人射出了手中的箭,卻只有李元吉沒有射中,而且他是連射三箭都未命中,這真是天要亡他啊。

                我們具體分析李元吉這個人,從他的經歷來看,他對李世民的能力是非常了解的,為了幫助李建成坐穩位置,他多次慫恿李建成殺掉李世民,可以說是個心狠手辣之人。

                而李元吉之所以主張殺掉李世民,其實也源自于骨子里對李世民的畏懼,要知道李世民在當時是戰神級別的人物,就連李淵對他都有所忌憚,更何況李建成和李元吉呢?

                但是,李元吉搞點陰謀詭計去殺掉李世民是辦得到的,但要他跟李世民面對面較量,他立馬就會認慫,史書中也說他非常心虛,可見此言非虛。

                特別是當李建成和李元吉意識到玄武門成為一個死局,他們身陷絕境的時候,心理上就形成了強烈的壓迫感,在對抗上自然也就無法展示出本該有的水平了。

                不得不說的是,李元吉好歹還反抗了,李建成其實武藝也是不錯的,但他連一箭都沒射出,這就說明他也很畏懼李世民,也深知自身處境,反抗是沒有用的,因此他下意識只顧逃命去了。

                李建成和李元吉都死掉之后,尉遲恭又割下他們的頭顱,去玄武門嚇退了馮立率領的東宮親兵,又帶兵去控制了李淵的人身自由,至此玄武門之變結束。

                李世民被李元吉勒得不輕,休息了好半天,當尉遲恭搞定李淵之后,他這才站起來去拜見了李淵,雙方演了一出父子情深的戲碼,相互之間達成諒解,玄武門之變至此結束。

                總結起來說,李世民做了很多準備工作,最后設下了玄武門這個死局,讓李元吉深陷絕望和恐懼之中,結果連射三箭都不中,從而錯失了改變歷史的機會,讓李世民成功奪取了政權,并開創了著名的貞觀之治。

                編輯:韜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