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fvz1z"></address>

              <th id="fvz1z"></th><dl id="fvz1z"><th id="fvz1z"><form id="fvz1z"></form></th></dl>

                  <rp id="fvz1z"></rp>
                微信
                關注官方微信
                手機版
                華夏小康網  >  文化 > 正文

                廣州增城非遺“書畫裝裱技藝”:讓書畫作品生命延續

                中新網廣州7月13日電 題:廣州增城非遺“書畫裝裱技藝”:讓書畫作品生命延續

                作者 程景偉 李詩敏

                裝裱字畫是中國特有的一門傳統工藝,伴隨著書法、繪畫藝術而產生。廣州增城傳統書畫裝裱技藝同樣源遠流長。2021年5月,增城傳統書畫裝裱技藝被列入廣州增城區第六批區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

                裝裱字畫工藝的發展歷史不斷發展創新,行內俗稱“三分畫,七分裱”,裝裱字畫不僅是一項技術活兒,更需要融入藝術方面的內涵。

                 

                增城傳統書畫裝裱技藝具有濃郁的地域文化特色,歷史悠久,工藝精湛,手法純熟,是時代的印記。“有制漿糊、托裱畫心、托綾、鑲助條鑲綾、覆褙、裝框六大基本步驟。”據增城傳統書畫裝裱技藝傳人侯武良近日接受記者采訪時介紹,書畫裝裱十分注重內在質量,別看所需的工具簡單,整個裝裱書畫過程通常要耗費數天時間。

                制糊一般現在常用的是水沖法,取適量淀粉放入盤內加少量溫水,用木棍攪勻,攪至漿糊成半透明狀,拉起成絲,并有小泡冒出為止。托綾需將綾反面朝上平鋪裱畫案上,用排筆蘸少許清水,使其貼實在裱畫案上,全部刷濕之后用手將綾的上下兩側拉伸,務必使花紋橫平豎直。隨后用排筆在背面刷上一層層薄薄的漿糊。托裱畫心是整個裝裱書畫中最重要的一道工序,用卷成筒的宣紙對齊作品邊角,再將畫作慢慢平鋪開來,用棕刷仔細刷下去,將宣紙和字畫黏合到一起。“刷的時候講究力道,刷太重會損壞作品,太輕則影響作品壽命。”侯武良說。

                侯武良表示,一幅作品的裝裱,不僅需要認真、仔細,還要根據不同紙張的特性選擇不同的刷法。當宣紙和字畫完全黏合后,再將其整體貼到墻上,晾干幾天后還要進行一系列工序。

                待畫心干透,將其取下來,裁去托紙不整齊的邊角。隨后在畫心四角均勻涂抹漿糊,鑲上助條。覆褙紙時,將畫幅展開,向下平鋪在案子上,再一次刷漿,刷好漿后用鑷子將畫心上的排筆毛和其他雜質夾除干凈。已制成的畫作如需裝框,則在畫作干透后進行平整,鑲裝畫框。

                整個動作讓圍觀者眼花繚亂,但卻十分連貫、沒有一絲的拖泥帶水,幾乎是一氣呵成,如同做一場精妙的手術。侯武良說,傳統手工裝裱能讓書畫作品的“生命”延續,傳統手工技藝將繼續發揚廣大。

                近年來,隨著科技的發展,現代機器裝裱技術似乎越來越常見。這似乎讓人有了這樣的擔憂:書畫裝裱師,是不是有一天也會被機器所替代呢?侯武良表示,機器裝裱和手工裝裱,有著本質的不同。機器裝裱過的字畫,日后將無法再次進行翻新,而這一弊端,對于名貴字畫來說是致命的。

                也正是因為這一原因,在裝裱過程中,綾是用蠶絲制成,絕不使用化纖材料,就連裝裱過程中用的漿糊,都是自己親手熬制……“機器裝裱的流行,可以說是市場的選擇,但是真正熱愛傳統書畫的人會明白手工裝裱的價值。”侯武良說。(完)

                編輯:韜
                返回頂部